三四十年前我没有到西方留学

我相信美国一个法制国家这一切最终会通过法律来解决